首页 > 财经 > 财经 > 正文

内忧加外患!张一鸣可能正在失去对TikTok的控制

(原标题:CEO离职、董事会施压,内忧外患的张一鸣,可能正在失去对TikTok的控制)

形势相当凶险。

前方和特朗普的仗还没打完,字节跳动的大本营似乎先着火了。

作为一个不祥的细节,有西方媒体就爆出,字节跳动董事会最近出现激烈争吵,就出售TikTok事宜,有董事会成员强烈要求出售,试图缓和美国政府及特朗普的压力。

关键时刻,更有重量级内部人士施压。

8月26日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道,字节跳动重金从迪士尼挖来担任TikTok ceo的凯文·梅尔宣布离职。按照媒体的爆料,凯文可能在股东与张一鸣的分歧中,站到了股东一边。

这位资本运作的高手,甚至直接向投资人提出方案,希望借机控盘整个TikTok全球的业务。

凯文·梅尔在迪士尼有个内部绰号“巴斯光年”,他被认为是一个非常强硬和具有冒险精神的职业经理人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曾提到迪士尼员工对梅耶尔的评价,称其“风格锐利”、“与迪士尼谨慎的公司文化背道而驰”、“几乎不为任何细微的错误留有余地”。可以说是个雷厉风行的狠人。

除去强硬,凯文还非常擅长于和资本打交道,在迪士尼,他主导了针对皮克斯、漫威影业、卢卡斯和21世纪福克斯的四项收购。

张一鸣找来凯文,应该是希望他强硬对外,解决海外监管困局。但是他可能万万没想到,凯文确实很强硬,只是他的强硬,最后是掉头对准了自己。

根据知情人士披露,作为美国本土职业经理人的凯文考虑得更务实。特朗普施压后,他提议把字节跳动的全球业务拆分出去,并且动用私下关系联络股东,希望拆分之后的公司,仍由他来主导。

而且字节跳动和美国的关系恶化之后,凯文顾虑美国总统的权力,希望对冲突采取躲避策略,不再主动为TikTok发声。

外界注意到,特朗普的总统令发布会后,代表TikTok出头抗议的,是TikTok总经理瓦妮莎·帕帕(Vanessa Pappas)。

倒不能说错,《权力的游戏》里小指头有句名言,“混乱是梯子”。毕竟,身为熟悉资本运作的美国经理人,在这样非常时期,有这么一个机会,动机也算正常。

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只能说张一鸣高估了自己对字节跳动海外的控制力,低估了海外的资本意志。

甚至张一鸣本人的职权,都可能面临不测之忧。

根据知情人士的披露,在字节跳动,董事和优先股股东均拥有否决权。此外,由于字节跳动引入过债券融资,债权人也对公司的重大事项拥有否决权。报道称,“如果张一鸣及其管理团队的最终决策行为明显不符合股东利益,股东可以召集董事会,要求罢免张一鸣的职务,甚至可以据此起诉张一鸣。”

字节跳动身后,是一系列西方金融巨头,公开资料显示,其投资者包括Sequoia Capital(红杉资本)、SIG(海纳)、Tiger Fund(老虎基金)、GA(泛大西洋资本)等西方财阀。

这些老牌金融公司,在西方有着巨大的利益。他们当然希望从中国投资中获取超额利益,但也不希望得罪特朗普。而作为主导了迪士尼过去十多年最重要的投融资事务的凯文,和资本圈也都是老熟人了。利益相投,双方自然一拍即合。

如果TikTok不出色,或许也没有什么问题;但正所谓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”。

资本,只在乎利益。

甚至投资人之外的一些人,也希望分一杯羹。

有消息人士就披露,早在今年6月,TikTok在美国遭遇禁令的时候,在中美均拥有深厚人脉的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,就联合微软提出了控股TikTok的方案。

除了想买的,还有想干掉TikTok的。

美媒《华尔街日报》8月23日发长文爆料,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从去年开始,就在公开演讲、私下与白宫官员和议员的会面中,不断渲染TikTok对美国构成的威胁。小扎甚至提曾向特朗普提出,中国互联网公司崛起的威胁,应该是比控制Facebook垄断更值得关注的问题

环境险恶啊。

张一鸣毕竟还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字节跳动也只是一家成立不到十年的年轻公司,他们以中国人的智慧和技术赢得了海外市场,但他们在海外,除去这些投资者和自己的美国员工外,其实并没有太深厚的影响力和人脉关系。

也难怪有专家就说,所谓TikTok事件,上至美国总统,下至硅谷科技企业,还有华尔街,大家高度默契,紧密协同,共同分食一场价值数千亿级美元的“掠夺盛宴”。

凯文的离职,甚至可能是他和股东联手上演的以退为进。失去了这些人的支持,张一鸣的海外业务,实际上寸步难行

最糟糕的一种结果,张一鸣很可能要从实际上失去、自己孤悬海外的TikTok业务了。

来源:牛弹琴

pk10机器人 pk10机器人 微信群算账机器人 彩票大赢家 时时彩机器人 网易彩票注册送彩金 2019白菜网送彩金 可以免费送彩金的网站 购彩票送彩金 可以提现送彩金的捕鱼游戏